第483章 憋怒的鬼面!

作者:月下半只貓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宮三寸人間人皇紀紀元之主凡人修仙傳神途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dnurky.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咦?”

    當瞇著眼睛盯著鬼面手上的山海印看了一眼過后,那美女的眼睛,突然猛的亮了起來。

    只見她芊芊玉指只是略一用力,只聽‘咔’的一聲輕響,鬼面頓時發出一聲悶哼之聲,額頭之上瞬間見汗。

    他的手腕,竟然硬生生在這一捏之下碎掉!與此同時,全身玄力,在右手碎裂的一瞬間,被一股浩蕩玄力,瞬間鎮壓的死死的。一分一毫也動彈不得!

    鬼面臉色瞬間慘白,而絕美女子的另一只玉手,則是將他手中的山海印給接了過去,眼睛放光:“竟是一件神階寶貝?”

    她一只手捏著鬼面,另一只手,則是提著山海印……

    這在鬼面手上重若萬鈞的山海印,在這女子手上,看上去倒是沒有那么重的樣子……

    可見這絕美女子比鬼面強了多少!

    “好,好,果然是好寶貝……唔,你們莫名其妙的偷襲老娘,這件寶貝,就當做是給老娘了賠禮了。”

    然后,絕美女子一臉美滋滋的,一反手,這山海印便消失在了她的掌中……

    可見她身上,必然是有空間寶物的。

    然后,絕美女子這才看向了鬼面。

    被絕美女子這么一看,鬼面面容鐵青,用鼻子微微喘息著,但背脊不知不覺中,已經有陣陣冷汗溢出。

    但他咬著牙,一言不發,被扣著已經斷掉的手腕,就這么和女子對視了一眼。

    “挺好看的臉蛋兒,帶的什么鬼面具?”

    絕美女子突然嘀咕了一聲,而后直接伸手,將鬼面臉上的面具給掀開了。頓時,露出鬼面堪稱俊美的臉龐。

    旁邊荒空間中的夏缺也好奇的看了過去……這算是他第一次看清鬼面真正的容貌。

    鬼面看上去不過三十來歲的樣子,相貌極為俊美,面若冠玉。但此刻,那張臉,卻白的有些過分,額頭之上冷汗連連。

    他咬著牙,最終低聲閉目道:“罷了罷了,這次我栽了,要殺要剮,悉循尊便!……但臨死之前,能不能讓我死個明白?你到底……是如何辦到的?你不是已經被山海印封印了么?!”

    說道最后,他目中帶著血絲,帶著幾分不甘,盯向了女子。

    是的,不甘心!

    他當然不甘心!

    明明一切都很順利!

    任務中最困難的帶回先天道體這一環,他都完成了!

    明明只差最后的臨門一腳,就可盡全功了……

    可最后,竟然栽了?

    現在回想起來,他瞬間就明悟到……

    他用幻境迷惑下方眾生。

    而剛才,顯然是有人,用幻境,迷惑了他!

    否則,根本無法解釋為何尊神讓他解開封印,而封印解開之后,尊神卻不見了!

    要知道,尊神應該是這艘船上,最希望任務圓滿完成了的存在了!因為這直接關系到她是否可以重獲新生!

    他剛才看到了那畫卷,可之前跟他對話的尊神已經消失不見,畫卷之上的神性,也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毫無疑問,不僅僅是他,只怕尊神,也是發生了某種意外了!

    難道是信徒當中,有落劍宗的眼線不成?

    他一時間想到了許多……

    不過鬼面心中的疑惑,絕美女子自是不知道的。反而鬼面這句話,讓絕美女子都挑起了眉頭,一臉莫名其妙:“你問我?老娘還要問你呢……你把老娘封印的好好的,干嘛莫名其妙的解開封印?”

    她雖然被解開了封印,但心頭著實也有些迷惑。

    處于封印狀態的她,意識倒是沒有完全消失。只是一切力量都被鎮封了,而且感知不到外界,所以看上去如同昏迷而已。

    其實在封印中的她是挺后悔的……自己太過托大了,明明在云無雙已經有過一次被偷襲的事件之后,都沒有引起她足夠的警覺。導致她重蹈云無雙的覆轍……

    甚至很可能落得比云無雙更加凄慘的下場……

    云無雙雖然被偷襲,但人總算是平安回去了。

    哪怕被誅心沙弄的陷入了‘迷魂’狀態,但終究還是被軒轅福給帶了回去。迷魂狀態,也很快可以恢復。加上這一次誅心沙入體,讓她的身體產生了抗性,讓她的道體更加圓滿了。甚至可以算的上是因禍得福……

    而自己這一次,怕是兇多吉少了……

    可萬萬沒想到,就在她自艾自憐的時候,封印突然給解開了……

    這卻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還沒問對方呢,對方反而先問自己了?

    這讓女子有些莫名其妙。

    而女子的話讓鬼面微微一呆,他看著女子微微皺眉的模樣,頓時確定……她也是真的不知情!

    山海印,號稱可封神靈!女子不過先天道體,按說也的確不應該可以做什么小動作才對。

    也就是說……

    另有其人?!

    鬼面表情突然變得猙獰起來,猛的抬頭四下喊了起來:“你是誰?!是誰?!膽敢如此算計于我?!我知道你還在!出來!出來!!”

    這突如其來的叫喊,讓女子微微皺眉,下意識的也看向了四周。

    但四周一片靜溢,整個房間都被陣域封鎖,除了他們二人,沒有其他人。

    荒空間的夏缺則是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一聲……

    他自然是不會出去的。

    他覺得鬼面就這么做一個糊涂鬼,挺好的。

    女子則是在迷惑了一下之后,微微挑眉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出手擺了你一道,才救下了我?”

    鬼面眼珠子都紅了。若是落劍宗的人出手,他能想的通。可若是其他未知的敵人出手,那他就想不通了。

    因為這種感覺就是別人一直在拿他當猴兒耍!這種感覺,讓他發瘋。

    鬼面眼珠子通紅,沒有理會女子的詢問,而是咬牙的看著四周道:“行,你不出現?可以。但你以為事情這樣就算完了?我告訴你,不可能!你大約是不知道我血神門的手段……等著吧,我們會將你揪出來的。然后,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上!”

    他語氣當中附帶著濃濃的怨毒之色。仿佛已經徹底篤定,這房間當中,還有第三者。

    女子也是有些好奇的四周看了看……也不知道是說她內心足夠堅定好,還是神經夠大條才好。明明才從險境脫身,但此刻看上去,她的神情,似乎并沒有多少后怕的樣子。

    “嗯,被人如此擺一道,的確是應該報仇。”

    她甚至還點了點頭,似乎很是贊同鬼面說的話。

    這讓荒空間中的夏缺臉色頓時一黑,翻了一個白眼兒。

    心道這女子是不是腦子有病啊?鬼面是你敵人吧?你差點就被人弄死了好吧?現在脫困還不趕緊殺了他?反而還贊同他的話算什么意思?

    說起來,老子還算你的救命恩人呢!

    不幫救命恩人說話,反而贊同敵人對救命恩人的詛咒?

    夏缺臉如黑炭,覺得這女子的腦子有問題。

    不過好在,女子在贊同了一句之后,話鋒又是一轉,道:“不過現在,說說咱們的問題吧?你是血神門的人?血神門是什么宗門?老娘以前都沒聽說過。之前偷襲云無雙的是不是你們?你們的目的是什么?又是如何準確掌握我跟云無雙的行蹤的呢?”

    到最后,女子臉上露出了幾分好奇之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十一选五定一胆胆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