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81】鬼族真相(二更)

作者:偏方方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dnurky.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俞婉是在一陣浪濤聲中醒來的,她睡得太沉,對寢殿內的事一無所知,再睜眼時發現自己裹著一件厚厚的斗篷,坐在某人的懷中。

    天際灰蒙蒙的,仿佛一層薄薄的黑紗籠罩在青山綠水之上。

    殘星落下,天邊泛起一小抹魚肚白,云霧散開,紫氣東來,一輪紅日破云而出,燎紅了整片天幕。

    “是日出嗎?”俞婉被眼前的景象驚艷了,瞌睡醒了大半,這才發現自己與燕九朝坐在峰頂的一塊大石上,四周云霧繚繞,恍若仙境。

    她不是頭一回看日出,卻從不知日出可以這樣驚艷,許是觀景的角度變了,也或許是陪著她觀景的人不一樣了。

    她懶洋洋地背靠上他的胸膛,愜意地瞇了瞇眼。

    她沒問這是哪里,也沒問他怎么把他帶到這里來了,腦子壞掉后,他便總做出令她驚訝的舉動,只看個日出都是輕的,誰知道接下來他又會做什么。

    俞婉安安靜靜地看著日出。

    燕九朝的胳膊團住她,像團著一只慵懶的大胖貓。

    “笨死了,這也用問嗎?”他嘴上嫌棄,抱著俞婉的動作卻不是那么說,他的手輕輕地放在了她肉呼呼的肚皮上,話鋒一轉,道,“你也該為本王懷個孩子了?”

    嗯?

    怎么就扯到生孩子上了?

    話題是不是轉得太快了?

    燕九朝又道:“你可能已經懷上了。”

    “沒懷!”俞婉撇過臉。

    燕九朝霸氣地說道:“本王說你懷了,你就是懷了!”

    俞婉:“……”

    罷了,本來也懷了,只是擔心他不記得是他的才不敢明著告訴他,自己便順水推舟地承認便是了。

    燕九朝說道:“本王一會兒就找大夫給你診脈。”

    俞婉裝模作樣地將指尖搭在自己的手腕上:“不必了,我就是大夫,我這些年在中原學了不少醫術,我自己能把出來,王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懷了身子。”

    燕九朝一臉得意道:“本王就知道!”

    昨日“洞房”,今日便懷上孩子,什么奇葩腦子才能接受這種事?

    俞婉捂住眼,她沒眼往下看了。

    燕九朝小心地將她團在懷里:“既然懷了身子,就不要再操勞了。”

    連路都不讓自己走,還操勞?您老是不是想多了……

    “這里風大,你懷了身孕就不要吹了。”燕九朝說著,輕輕地將俞婉抱了起來,他如今有鬼王的功力,輕輕一縱,便回了王宮。

    俞婉又感受到了一把當眾撒狗糧的滋味。

    燕九朝將俞婉放下后便去族中處理公務了,他是一個勤奮的王。

    俞婉喚了下人進屋伺候,不知怎的,俞婉感覺這群下人怪怪的,似乎十分忌憚她的樣子,芳菲在給她倒水時抖得水都灑了。

    她沒做什么吧?怎么這群人如此怕她?

    “出了什么事嗎?”俞婉問。

    芳菲撲通一聲跪下了。

    給嚇的。

    俞婉這下越發疑惑了,放下擦了一半的巾子,正色道:“說,我不在的這一晚王宮發生了什么事?”

    芳菲害怕地說道:“回……回夫人的話,您不在的這一晚沒發生什么。”

    俞婉古怪地挑了挑眉:“那你們……”

    “是您在的時候……”芳菲硬著頭皮,把燕九朝處置玉夫人、麗夫人以及兩位護法的事一股腦兒地招了。

    “王為何處置他們?”俞婉不解地問。

    芳菲道:“據說是兩位夫人勾結護法,打暈了一個男子,試圖嫁禍夫人與他私通,被王給識破了。”

    “還有這等事?”俞婉摸了摸下巴,她與王宮的美人僅僅一面之緣,芳菲與芳容還曾提醒過她,麗夫人與玉夫人乃王的母族親戚,不好輕易得罪,不料,她不去得罪她們,她們倒是找上她了。

    什么叫害人終害己,這就是了。

    為了保護新夫人,王連母族的親戚都處置了,故而王宮人人自危,再不敢對俞婉有半分怠慢。

    這件事沒在俞婉心底掀起多大的風浪,她畢竟不是來鬼族做王后的,只不過王后的身份能給她最大的便利。

    她到底還記得此行的目的,用過早膳后向人打聽了阿嬤一行人的消息,得知他們被安置在王宮的一處偏殿,她撇下侍女去了。

    三個小包子去后山學輕功了,余下幾人都在。

    俞婉進了裘炳的屋。

    看到面色紅潤的俞婉,幾人長長地松了口氣。

    雖是混淆了鬼王的記憶,但燕九朝待俞婉還是不錯的,不然這丫頭也不會看上去又胖了兩三斤了。

    “坐吧。”青巖給她讓了個位子。

    俞婉坐下。

    青巖給月鉤使了個眼色,月鉤會意,走到門邊守了起來。

    俞婉望了望幾人:“怎么了?隔墻有耳嗎?”

    青巖不屑道:“還不是那個裘無涯?一直在暗中盯著我們,試圖找出九朝的破綻。呵,九朝自己都信了,我們想找破綻都難,何況裘無涯?下輩子吧!”

    “嗯。”俞婉點頭,她相信以阿嬤幾人的能耐,不會連個裘無涯都防不住。

    青巖又道:“對了,你過來可是有什么事?”

    俞婉道:“我是想問問燕九朝往后一直都這樣了嗎?腦子還能不能好了?”

    青巖看向裘炳,裘炳捋了捋胡子,道:“腦子能不能好我不知道,不過據我的觀察,鬼王的功力壓制他體內的毒性有一定的功效,所以這個或許不算一件壞事。”

    他的眼睛能看見了,不會再無緣無故地失明。

    “鬼王功力如此深厚,也只能壓制,不能根治嗎?”來的路上,俞婉還抱了一絲僥幸,燕九朝變得如此厲害,會不會連百里香也一并痊愈了,看樣子是她想多了。

    不過,能壓制也是好的,至少不用每日每日地喝藥了。

    “能壓制多久?”俞婉問。

    裘炳沉吟片刻,道:“多則半年,少……則三月。這個壓制所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壞處亦不能忽視,等下一次毒發時,將沒有任何辦法能夠緩解或壓制,他必須得到解藥,否則等到他的只有一個死。”

    俞婉看向老崔頭。

    老崔頭攤手:“別看我啊,我也愛莫能助。”

    俞婉單手摸上肚子::“這么說,我們沒多少時間找藥引了。”

    可藥引究竟在哪兒呢?

    屋內的氣氛凝固了一瞬,忽然,俞婉想到了什么,自懷中拿出一枚令牌道:“阿嬤,你可認識這個?”

    影十三的目光落了過來:“阿豆帶著我們穿過那條通道時,石壁上也發現了一樣的圖騰,為什么它們和鬼族的圖騰很像,卻又不大一樣?”

    裘炳沉默。

    “阿嬤,我們無意探聽鬼族的秘密,但如果這件事與尋找藥引有關系,我還是希望您能如實告訴我們。”

    俞婉從不在任何事情上逼迫阿嬤一行人,便是當初她察覺到他們隱瞞了身份,她也不曾過問。

    而今不同了,燕九朝需要藥引,直覺告訴她,這個令牌上的圖騰與藥引有所關系。

    “你們是在哪里找到它的?”裘炳問。

    “是在崖底。”俞婉將與阿豆墜入陷阱,被老巫婆救回院子,又等來燕九朝的事與阿嬤說了。

    裘炳聽罷,閉了閉眼,長長一嘆:“天意如此啊。”

    眾人錯愕地看向他。

    裘炳搖搖頭:“罷了,這個秘密守了這么多年,是時候大白天下了,這個令牌的確與尋找藥引有關系。”

    眾人等著他往下說。

    裘炳深吸一口氣:“你們是不是很疑惑,為何令牌與石壁上的圖騰與鬼族的圖騰如此相像,卻又不大一樣?那是因為,真正的鬼族已經不在這里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十一选五定一胆胆绝招